<fieldset id='fmq'></fieldset>

    <code id='fmq'><strong id='fmq'></strong></code>

  • <i id='fmq'></i>
    <dl id='fmq'></dl>
        <ins id='fmq'></ins>
      1. <tr id='fmq'><strong id='fmq'></strong><small id='fmq'></small><button id='fmq'></button><li id='fmq'><noscript id='fmq'><big id='fmq'></big><dt id='fmq'></dt></noscript></li></tr><ol id='fmq'><table id='fmq'><blockquote id='fmq'><tbody id='fmq'></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fmq'></u><kbd id='fmq'><kbd id='fmq'></kbd></kbd>
      2. <i id='fmq'><div id='fmq'><ins id='fmq'></ins></div></i>
        <acronym id='fmq'><em id='fmq'></em><td id='fmq'><div id='fmq'></div></td></acronym><address id='fmq'><big id='fmq'><big id='fmq'></big><legend id='fmq'></legend></big></address>
      3. <span id='fmq'></span>

          1. 改名字

            • 时间:
            • 浏览:4
            • 来源:午夜免费体验30分_午夜全部视频列表安卓请用_午夜人体

              起名字有講究,改名字更需慎重,可是偏有這麼個人,三番兩次地把孩子的名字改瞭……

              林老師在一所大學裡研究語言文字,一次,他應邀去一個鄉下親戚那裡玩幾天。當地的村主任叫李茂山,聽說林老師是大學教授,非要請他吃飯,林老師就和親戚一起赴約瞭。

              酒過三巡,林老師突然聽到窗外傳來一聲聲吆喝,那聲音忽高忽低、忽長忽短,好像故意要引起別人的註意。林老師一時沒聽清那人喊的是什麼,剛想開口詢問,卻見村主任李茂山滿臉尷尬,親戚的神色也有點不自然。林老師再仔細一聽,原來那人喊的是:“李茂山,俺的兒啊,回傢吃飯啦!”

              村主任不就叫李茂山嗎?原來喊話的是村主任的爹,林老師就問:“村主任,你父親找你嗎?”

              村主任沒回答,低頭喝瞭口酒,臉上一陣紅一陣白。林老師的親戚忙幹咳一聲,扯開瞭話題。飯局的氣氛頓時有點尷尬,沒多久就散瞭席。

              散席後,林老師問親戚剛才是怎麼回事,親戚笑道:“你不知道,窗外喊話那人不是村主任的爹,他是故意來惡心村主任的。”接著,親戚便一五一十地說瞭緣故。

              原來,喊話那人叫李德全,去年,因為田裡起壟子的事兒,他被鄰居二狗傢占瞭便宜,就去找二狗說理。說著說著兩人打瞭起來,二狗把李德全打傷瞭。這事交給村裡處理,村主任李茂山得瞭二狗的好處,事情沒斷公正。李德全一氣之下,就把小兒子的名字給改瞭,就改叫李茂山,和村主任同名!

              林老師這才恍然大悟,問:“那村主任能願意啊?”

              親戚說:“哪能啊,可法律上也沒說重名犯法啊。這李德全沒事就出來吆喝,故意把村主任當兒子喚,其實他兒子哪兒也沒去,好好在傢裡呆著呢。”林老師點點頭,說:“這也難怪,誰讓村主任辦事不公呢。”

              親戚把林老師拉到一邊,低聲道:“這事村主任也請人上門做過工作,李德全沒搭理。村主任的意思,想請你幫著說和說和,你是城裡來的教授,你的話李德全興許能聽,他最服有學問的人。”

              原來如此,剛吃瞭人傢的飯,林老師不好意思拒絕,隻得答應瞭。

              第二天中午,林老師找到瞭李德全,他正在地頭上休息,一邊休息一邊嘴裡還在嚷嚷:“李茂山,你個小雜種跑哪去瞭?”

              林老師走上前去,遞瞭一根煙,兩人就聊開瞭。林老師問:“老鄉,怎麼就你一個人忙啊,兒女沒過來幫你?”李德全說:“大兒子媳婦快生瞭,忙著呢,小兒子在上學哩。”

              林老師問:“小兒子上啥學?”

              “上高中瞭。”

              林老師想瞭想,便說自己在大學教書,孩子要高考時,歡迎他來參觀校園,還問孩子叫啥名字。李德全聽瞭眼睛一亮,笑道:“哎呀,那敢情好,俺兒子叫李茂山。”

              林老師“哦”瞭一聲,假裝漫不經心地問:“孩子屬啥的?”

              “屬牛,咋哩?”

              林老師故作深沉地嘆一口氣,說:“老鄉啊,起名字可是一門學問呢。屬牛的人,講究名字裡有草有水,這叫福牛。你小兒子的名字,有草有山,這隻適合屬虎的人,屬牛的起這名,是旱牛,吃苦幹活的命,不好!”

              李德全聽後撓撓頭,想瞭想,說:“沒錯,是這個理!”林老師笑瞭笑,又遞瞭一根煙過去……

              幾天後,林老師回到瞭城裡。這天,親戚來電話閑聊,林老師便問他李德全給小兒子改名瞭沒有。一提這話頭,親戚氣不打一處來,說:“改瞭,可還不如不改呢!”

              林老師忙問為啥,親戚答道:“你走後,李德全就把小兒子的名字改瞭,改成李榮江,這下好瞭,村主任也不挨罵瞭。可前幾天,李德全的大兒媳婦生瞭個小子,李德全不知在哪聽說瞭個狗屁理論,說屬虎的,名字裡要有草有山。今年是虎年,正好李茂山這名字有草有山,於是他就把這名字安在孫子身上瞭。這下可好,村主任莫名其妙地又降瞭一個輩分,他正氣得鼻孔冒煙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