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 id='en164'><strong id='en164'></strong><small id='en164'></small><button id='en164'></button><li id='en164'><noscript id='en164'><big id='en164'></big><dt id='en164'></dt></noscript></li></tr><ol id='en164'><table id='en164'><blockquote id='en164'><tbody id='en164'></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en164'></u><kbd id='en164'><kbd id='en164'></kbd></kbd>

  • <fieldset id='en164'></fieldset>
      <i id='en164'><div id='en164'><ins id='en164'></ins></div></i><ins id='en164'></ins><acronym id='en164'><em id='en164'></em><td id='en164'><div id='en164'></div></td></acronym><address id='en164'><big id='en164'><big id='en164'></big><legend id='en164'></legend></big></address>

      <code id='en164'><strong id='en164'></strong></code>

        <i id='en164'></i>

        <dl id='en164'></dl>
          1. <span id='en164'></span>

            胖墩的夏天

            • 时间:
            • 浏览:8
            • 来源:午夜免费体验30分_午夜全部视频列表安卓请用_午夜人体

              這個夏天,胖墩隻做瞭兩件事——拔草和去村頭。胖墩在做這兩件事的時候,7歲的妹妹杏兒總像個跟屁蟲貼在身後,寸步不離。有時候讓胖墩很煩,走著走著就猛地回頭來狠瞪妹妹:“跟你說多少次瞭別跟著我,別跟著我,你怎麼又跟來瞭!”杏兒聽後不吱聲,隻是笑,嘴角露出一個小酒窩。胖墩沒有法子,賭氣跑起來,像一隻小馬駒在田野裡撒歡,不一會兒身後就傳來妹妹的焦急喊聲:“哥哥,哥哥,等等我……”

              拔草是因為春季裡奶奶買回來一隻小羊。奶奶對胖墩說,好好喂羊,賣瞭錢,就給你買支鋼筆。胖墩聽後眼睛一下子亮起來,問,真的?奶奶肯定地點點頭。胖墩高興地跳起來。胖墩自從上瞭三年級,最大的願望就是有一支鋼筆,像同學亮亮那樣有一支通體銀白,筆尖金燦燦的,寫出字來細細的鋼筆。那是亮亮爸打工回傢送給亮亮的禮物,在村頭小賣部買的。讓胖墩看得眼睛火辣辣地疼,心裡酸酸的。

              胖墩每天去村頭是瞧路上來來往往的汽車,每輛車在村頭停下來,胖墩都會仔細地一遍遍在人群裡尋找,盼望著爸爸媽媽能出現在眼前。雖然每次都是失望而歸,卻讓他樂此不疲。

              這天中午,盡管太陽噴著火,胖墩還是和往常一樣,又去瞭村頭。一輛車開來瞭,突然停瞭下來,胖墩忙跑過去,尋找著爸爸媽媽。

              “胖墩,又在等你爸爸媽媽?可得看仔細瞭。”村頭開小賣部的老板王禿子看見胖墩,搖著大蒲扇,光著膀子過來打趣。

              “沒,沒……沒有。”胖墩的臉突然紅瞭起來,有點心事被揭穿後的難為情,眼卻還是一眨不眨地盯著來來往往的人群。

              “哥哥,我餓。”身旁的妹妹拉拉胖墩的衣服,喊道。胖墩扭瞭幾下身子,掙脫瞭妹妹的手說:“不急,咱就回傢。”

              “別看瞭,回傢吧。”王禿子摸瞭摸杏兒的頭,嘆口氣。扭頭回小賣部去瞭。

              車上的人下完瞭,汽車大喘瞭口氣,從屁股後冒出股白煙開走瞭。胖墩望著遠去的汽車,愣瞭好長一會兒才回過神,回頭拉起妹妹的手,來到小賣部。那支鋼筆,陽光下亮得刺眼,胖墩控制著自己想去摸摸的欲望。

              “王叔,走瞭。”胖墩像往常一樣有禮貌。

              “好,胖墩,又想爸爸媽媽瞭。”王禿子正在忙,頭也不抬地問。

              “沒有。”胖墩連忙否認,可能是實在有些憋不住瞭,想瞭想又問:“王叔你說,我爸爸媽媽怎麼就不回來呢?都三年瞭。”

              “說不好,唉,說不好!”王禿子還是頭也不抬,又沒有來由地嘆口氣。

              “王叔再見。”胖墩拉起妹妹轉身就走。

              “回來。”王禿子卻叫住瞭胖墩,又四下翻著攤子的貨。“咦,怎麼那支白色的鋼筆找不到瞭?”

              “我們沒有拿,真沒有拿。”胖墩連忙說,又望望妹妹,杏兒也搖搖頭。

              “可這裡就我們仨人啊?”在又找瞭一遍仍沒有找到後,王禿子抬起頭來,一臉嚴肅地說:“胖墩,我知道你想要那支鋼筆,都盯好久瞭。可怎麼著也不能學偷啊!”

              “我沒有,我真沒有……”

              “哼!沒有偷?怎麼好好的筆一轉眼不見瞭?還不快給我拿出來。”王禿子惱怒地說:“你爸爸為什麼不回來?是出去打工手腳不幹凈,判刑瞭,你媽也改嫁瞭。真是的,大人會偷小孩也會偷,上梁不正下梁歪!”

              “你……你血口噴人,我爸爸就回來,會回來的。我……我和你拼瞭。”胖墩聽後嚎叫著向王禿子撲瞭過去,身後傳來妹妹杏兒驚恐的哭聲……

              第二天是立秋,胖墩失蹤瞭,同時失蹤的還有杏兒。在他留給奶奶的信中,歪歪扭扭地寫著:“我們要去找爸爸媽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