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 id='my7gv'><strong id='my7gv'></strong><small id='my7gv'></small><button id='my7gv'></button><li id='my7gv'><noscript id='my7gv'><big id='my7gv'></big><dt id='my7gv'></dt></noscript></li></tr><ol id='my7gv'><table id='my7gv'><blockquote id='my7gv'><tbody id='my7gv'></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my7gv'></u><kbd id='my7gv'><kbd id='my7gv'></kbd></kbd>
  • <dl id='my7gv'></dl>

    1. <acronym id='my7gv'><em id='my7gv'></em><td id='my7gv'><div id='my7gv'></div></td></acronym><address id='my7gv'><big id='my7gv'><big id='my7gv'></big><legend id='my7gv'></legend></big></address>
    2. <i id='my7gv'></i>

      <ins id='my7gv'></ins>
      <span id='my7gv'></span><i id='my7gv'><div id='my7gv'><ins id='my7gv'></ins></div></i>

      <code id='my7gv'><strong id='my7gv'></strong></code>

        <fieldset id='my7gv'></fieldset>

            最後一顆星永不墜落

            • 时间:
            • 浏览:18
            • 来源:午夜免费体验30分_午夜全部视频列表安卓请用_午夜人体

              第一次見到鄭星爍是在城中商業街西首的萬葉書店,那是高二暑假,受不瞭天天被媽媽關在傢裡寫作業,我借口去同學傢拿輔導書,背著書包出瞭門。

              出租車在書店門口停下後,付完錢我便飛快地往書店二樓奔去。我的心思全都在那堆花花綠綠的雜志上,不知道這麼久沒來是不是很多新雜志都到瞭。

              “你著什麼急!”循聲望去,站在我對面的是一個高瘦挺拔的男生,穿白色的運動t恤,身上有一種格外幹凈的氣質。由於我一個勁兒悶頭往前沖,導致一頭撞進瞭他懷裡,他抱著的那厚厚一摞書噼裡啪啦散落在地上。

              “對不起!真是不好意思,我沒註意到你。”我一邊彎腰幫他撿地上的書一邊向他道歉。他沒再指責我,而是蹲下陪我一起撿。我瞥瞭一眼他胸前的工作證,知道他的名字叫鄭星爍。

              “哎,你叫鄭星爍啊,是這裡的工作人員嗎?以前從來沒見過你啊。”我一邊遞給他書一邊問。作為書店的常客,這裡多數的工作人員我都認識,可眼前的鄭星爍卻是一張完全陌生的面孔。

              “我是來社會實踐的。”他把地上最後一本書撿起,抱著一摞書轉身離開。

              鄭星爍是一名大二的學生,暑假回到小城做一項關於人們閱讀習慣的小調查,於是便選擇瞭來這傢萬葉書店做實習生。

              待我氣喘籲籲跑到雜志區時,發現有幾本我愛看的雜志最新一期赫然擺在書架最顯眼的位置,我抓起幾本便一屁股坐在地上讀瞭起來。

              等我一口氣讀完手裡的幾本雜志時,時間已經過去幾個小時瞭。我揉揉酸痛的脖子,準備回傢,這時才發現書包的拉鏈敞開著,裝在裡面的手機和錢包早已不見瞭蹤影。

              意識到書包被小偷“光臨”過之後,我便沖到一樓收銀臺大喊大叫著要求查監控錄像,前面還有一排顧客排隊等待結賬,聽到我的聲音齊刷刷扭頭望著我。收銀員答應等一會兒忙完幫我查看監控,我垂頭喪氣地坐在一旁的沙發上等待。這時,鄭星爍正巧抱著一摞被顧客隨意扔放的書四處給它們“歸位”,我叫住他陪我一起等。

              由於我當時看雜志的地方恰好是監控的死角,從監控錄像裡隻能看到那段時間有不少人經過那個角落,但卻無法判斷到底是誰偷走瞭我的手機和錢包。

              2。

              從書店裡出來時已是傍晚,空中飄起淅淅瀝瀝的小雨。正值下班高峰期,路上到處都是腳步匆匆的行人和將喇叭摁得震耳欲聾的司機。路面積瞭不少水,沒走幾步我腳上的白色帆佈鞋便已變得臟兮兮的。

              “林天晴!”聽到有人喊我名字,我扭頭見身後是鄭星爍。

              “你怎麼知道我名字的?”

              他遞上來一本英語課本:“吶,這是你的吧,剛才落到沙發上瞭,這上面寫著你名字。”

              知道我手機和錢包都被偷走,鄭星爍執意要送我回傢。見我肚子餓,他先帶我去吃瞭麻辣燙,我內心的鬱悶在一碗熱辣辣的麻辣燙裡逐漸安靜下來。

              吃完飯後,雨停瞭,在路旁昏暗的路燈下,整條街都被灌滿瞭一種難得的靜謐和心安。我用他的手機給我媽打瞭個電話報平安,告訴她有點事晚一些回傢,讓她不要擔心。

              雨後路上的行人不是很多,那晚我和鄭星爍沿著街一直走。得知我在實驗高中上學後,他告訴我那也是他的高中母校,高中畢業後又考到瞭北京一所重點大學。後來我才知道他就讀的那所學校是北航。

              他告訴我,他們在實驗高中念書時,學校在城北的新校區還沒建起來,城南的老校區門口有一排好吃的小店。學習壓力最大的高三那年,他們經常相約一起偷溜出校門吃好吃的,一模考試前由於在校外小吃店吃壞瞭肚子,他去醫院掛瞭幾天吊瓶,最終錯過瞭一模,現在想來還覺得有點遺憾。

              那晚他跟我講瞭好多以前的趣事,以至於不知不覺中我們便走完瞭那段有些漫長的路。到我傢樓下時,我還沉浸在剛剛一路昏黃的路燈中,恍恍惚惚地跟他道別,甚至都忘瞭跟他說一聲謝謝。

              3。

              回到傢,我把下午在書店被人偷走手機和錢包的遭遇告訴媽媽後,一段意料中的責罵如約到來。

              第二天一早,我便以去尋找那個可惡的小偷為由,背著書包沖出瞭門。這當然不過是一個幌子,我去書店是為瞭見鄭星爍。那個暑假我幾乎每天都找借口往書店跑,媽媽以為她每天苦口婆心的諄諄教導終於讓我意識到讀書的重要性,便不再幹涉我。

              我在書店幾乎一待就是一整天,中午跟鄭星爍一起在附近的小店簡單吃點午飯,下午跟他一起踩著下班的點回傢,一來二去我們之間便熟識瞭。

              暑假即將結束前的一天,他告訴我實踐報告寫得差不多瞭,接下來幾天他就不再來書店瞭,收拾行李準備回北京。

              我淡淡地“哦”瞭一聲,突然意識到長達一個暑假的陪伴即將戛然而止,心底的眷戀忽然讓我有些舍不得。

              雖然每天在書店我們都是各忙各的,他在一堆書架間來回穿梭,為那些被顧客隨意扔下的書找到它們該去的地方,我則在喜歡的雜志區看得如癡如醉。偶爾他會過來丟給我幾本覺得不錯的書讓我看,我便會乖乖地將目光從眼前的雜志上挪過來掃幾眼。

              臨走他送給我幾本嚴歌苓的書。“嚴歌苓是我比較喜歡的一位作傢,這幾本是她作品裡比較有代表性的,功課學累瞭可以適當調節一下。不過,高三這一年還是要在功課上多用用功,以後來書店的時候除瞭雜志,教輔資料那邊也適當去逛一逛。”

              我點點頭,從他手裡接過書。

              4。

              那個夏天的尾巴上,高三如期而至,大傢對每次考完試風起雲湧的紅榜異常關註,如此更讓人覺得壓力空前。

              我的成績一直在班上屬於中遊水平,由於愛玩又不肯格外用功,多年來這個成績一直沒有太大起色。進入高三後,父母的厚望全都壓在我身上,一輩子庸碌的他們幻想著自己唯一的女兒能在不久後的那場至關重要的考試裡讓他們揚眉吐氣。

              這些我當然知道,但我決定收起頑劣的心好好拼一把,卻不全是因為父母的殷殷期待。我不否認,這與鄭星爍也有一些關系。

              他在北航讀書,我偷偷查過那所學校歷年來的錄取分數線,高得令人咂舌。我知道以我當時的成績要想考上北航的確有些癡人說夢,但我還是把它偷偷寫在瞭日記本裡。

              那段日子我像打瞭雞血一樣,每天早出晚歸,幾乎雷打不動每天早上都是最早到教室的那個,我的努力程度讓班上不少人對我另眼相看。我的死磕收到瞭一些回報,高三第一學期期末考試我史無前例地沖進瞭全班前20名。這樣一個成績讓我們一傢人歡欣鼓舞,那年除夕晚上的餃子媽媽甚至特意花心思多調瞭幾種不同口味的餡。

              寒假開學前,我跟鄭星爍在城北的車站見瞭一面。他穿著卡其色加厚的風衣,拉著一個黑色的行李箱,準備坐大巴回北京。

              在他候車前的那段時間裡,我們在附近的肯德基吃瞭一頓簡單的午飯。我問他為什麼這麼早著急回學校,他說接到通知提前到一個科研課題組跟著導師做研究,如果課題順利對他接下來的保研也大有好處。

              我坐在他面前,拿吸管攪動著眼前的速溶咖啡,將期末考試成績進步的事情咽瞭下去。

              是啊,優秀如他,我這一點渺若塵埃的小進步的確不好意思擺在他面前說。

              “加油,祝你前程似錦!”

              “祝你高考凱旋!”

              他隔著車窗朝我招手,我立在原地,臉上艱難地浮出一個笑來。大巴開走後,我覺得整個世界空落落的。我在車站門口的臺階上頹然坐下來,把頭埋在臂彎裡沒來由地嚎啕大哭,就像一個深知自己終將融化的絕望雪人。

              有句話說得很對,有些愛會讓人覺得自慚形穢。比如我終於後知後覺地承認自己喜歡上鄭星爍這件事,卻又在下一秒發現我們之間有一泓浩瀚的滄海橫亙著,難以逾越。

              5。

              高三下學期一開始便發生瞭兩件事,一件是我桌洞裡鄭星爍送的那幾本嚴歌苓的小說不見瞭,還有一件是我在上學期偷偷寄出的一篇文章在我最愛的雜志上發表瞭。

              發現那幾本嚴歌苓的小說不見瞭之後,我在班裡歇斯底裡地尋找過一番,最後卻被班主任告知被他暫時收走瞭,等高考後再還給我。

              我在雜志上發表的那篇文章裡寫瞭我跟鄭星爍的故事,並給這個故事寫瞭一個美好的結尾。我想過將雜志社寄來的樣刊轉寄給鄭星爍,他隻需將那篇文章讀完便能明瞭我的心意,但最後我沒有那麼做。

              距離高考越來越近,每個人都擺出一副竭盡全力的架勢來,我的成績穩定在全班第10名左右的位置上之後,便止步不前瞭。

              這樣一個成績雖然比之前有瞭很大的進步,但考上北航的可能性卻微乎其微,除非有奇跡降臨。

              那個夏天高考成績揭曉的下午,我在臥室裡哭得昏天暗地,就像一個做瞭很久的夢,最終卻被現實叫醒瞭。即便之前做過很多夢想破滅的準備,但這一刻真的來瞭,心還是會痛。

              其實那年高考我發揮還算正常,那個分數也穩妥到我可以選擇一所不錯的一本學校,隻不過心裡曾揣瞭一個難以企及的夢,才會對眼前的結果耿耿於懷。

              我從班主任辦公室裡將那幾本嚴歌苓的小說抱回來,並在不久後的志願書上全都填報瞭北京的學校。後來在我焦灼的等待裡,我收到瞭一張來自北京的錄取通知書,學校雖然不能與北航相比,但也還不錯,更讓我覺得欣喜的是我在地圖上查到,從那坐公交到北航隻有3站。

              我將錄取通知書拍給鄭星爍看,他很快給我回復,並告訴我保研的事情已經準備得差不多瞭,他即將從北京回到小城來。幾天後他剛從北京回來便約我見面,我揣著那本雜志欣然前往,準備瞭滿腹的話想對他講。

              他收下瞭那本雜志,並遞給我一個精致的盒子,我打開看,是一條漂亮的手鏈,上面綴滿瞭星星。

              “生日快樂。”為瞭打消我的疑問,他繼續說,“不要疑惑我為什麼知道今天是你的生日,你的qq資料上都寫著啦,所以我才特意選瞭這一天回來。”

              6。

              那個夏天的尾巴上,我跟鄭星爍一起乘大巴去北京,從今以後,我們將在同一座城市求學深造。

              命運真是神奇,一年前的那次相遇讓我這個一心愛玩的姑娘知道,想要的東西必須踮起腳來努力去夠。一年後的今天,我終於堂堂正正地出現在瞭心愛的男生身旁。曾經我們之間如滄海難逾,但我依舊選擇努力去拼,驚濤拍岸也不驚慌,他就是我手中的槳。

              也許追逐的這一路上,你見不到繁星滿天,但隻要有一顆星在,就不該黯淡瞭你追逐的目光。

              你得堅信,最後那顆星,它永不墜落。